任正非最小女儿姚安娜:我曾经觉得不公平,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姐姐

浏览:495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4日

2021年8月18日,任正非的长女孟晚舟被困异国的第990天,引渡案结束审理,然而公布判决结果尚需时日。

等待孟晚舟的是什么结果,我们尚不知晓,但可以确定的是,一整个8月,她都将为努力回国而继续忙碌。

与姐姐一样忙碌的,是任正非最小的女儿姚安娜,整个暑假,她都在为自己第一个综艺节目而东奔西走。

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娇女,为了自己选择的事业,学着融入娱乐圈复杂的人与事。

出自同一个家族,姐妹俩却有着迥异的人生轨迹,回想起姚安娜刚刚出道时,在自己的Vlog中真情实感发问:“我曾经觉得不公平,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姐姐,不喜欢我。”

这句话在视频发出后,遭到了全网网友的嘲讽,有人说,姚安娜应该弄明白的,不是孟晚舟为什么赢得了大家的尊敬与喜爱,而是她与孟晚舟,本质上就不是同一种人。

流淌着同宗同源的血脉,姚安娜与孟晚舟,真的差距这么大吗?

1972年,孟晚舟出生在四川。

彼时,日后大名鼎鼎的华为创始人任正非,还只是四川省某孟姓高官家的上门女婿,距离创立华为,还有整整15年。

在孟晚舟与孟平出生后,心中感念妻子的任正非,让一双儿女跟随了妻姓,很多年之后,儿子才随父姓,改叫任平。

1974年,任正非应征入伍成为基建工程兵,参与辽阳化纤总厂工程建设任务。

年仅两岁的孟晚舟被放到了贵州爷爷奶奶家,在她的童年,父亲任正非总是东奔西跑,一刻不得闲,人生最初的几年中,父女二人几乎没什么机会交流感情。

如今人们看孟晚舟出席各种高端场合时,她总是一副端庄得体的模样,周身气质温润,像是从小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名媛淑女。

然而,孟晚舟小时候的生活境况,却与豪门贵女完全沾不上边。

根据她长大后写的一篇回忆录说,在孟晚舟幼年,任正非与孟军都很忙,尤其是十岁那年,父亲成为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。

为了响应组织的号召,任正非与妻子双双赴深圳工作,那时候,任家的生活条件远远说不上富裕,甚至达不到小康水准。

一家人住在会漏雨的屋子里,遇到下雨天,外面下大雨,屋里下小雨,房子还不隔音,邻居说句话,他们在自家听得清清楚楚。

所以,孟晚舟的童年是没什么机会体会千金小姐的生活的,对于这一点,任正非在后来并没有对外界表示什么,倒是在一次采访中,破天荒地提起了自己与第一任妻子孟军的结合。

彼时,人到老年的任正非冲着镜头面露疑惑,他说自己也不明白,孟军那样的大家闺秀,为什么会看上自己这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,对于当时的他来说,孟军就是天上飞的白天鹅,而自己,则是地上的癞蛤蟆。

由此可见,任正非虽然没有表露出对长女童年生活的亏欠之情,但心里却明白,年轻时自己的条件,着实让妻女受了苦。

因为在部队工作的关系,任正非常年奔波在外,不仅如此,有时候组织上一个变动,任正非就要带着全家转移阵地。

对于大人来说这或许可以忍受,但对于孩子来说,总是处于一个变动的环境,不仅不利于成长,也不利于学习。

十几岁的孟晚舟憋着一股气,对任正非直白道:“爸爸,如果我考不上大学,您就要对我的未来负责。”这时候,任正非才意识到,自己的工作给孩子们的学业带来多大的负担。

1987年,任正非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华为技术有限公司,于次年任华为公司总裁。

同年,孟晚舟刚刚16岁,谁也没想过,这个女孩子会成为华为的巾帼英雄,甚至是孟晚舟自己,也从没想到站到那样大的舞台。

十几岁的小姑娘,那时一门心思焦虑着自己的学业,筹谋着飞到更远的地方,而考上大学,就是她能想象到最完美的未来。

1989年,18岁的孟晚舟考上了深圳大学会计专业,毕业后,孟晚舟就进入了华为。

父亲并没有给女儿安排什么特殊的职务,也并未向外界透露孟晚舟的身份,因着与自己不同的姓氏,孟晚舟与任正非的关系在2013年之前,鲜少有人知道。

像是每一个刚入职的大学毕业生那样,孟晚舟的工作,不是天降部门经理,而是从打印文件、前台接待、跑业务开始的。

做错事情会被骂,安排不好活动会被指责,从未享受过“华为公主”的光环,每一道关卡,都是孟晚舟自己拼命扛过的。

孟晚舟进入华为的第五年,她拿到了华中科技大学的管理学硕士学位。

在过去几年中,孟晚舟已经从基础的工作岗位中渐渐磨练出了自己的工作经验,跟随业务组去过莫斯科,也参加了国际通讯展,未来正向她敞开更大的怀抱。

也是这一年,孟晚舟同父异母的妹妹姚安娜出生了,在自己的成长过程中,孟晚舟对父母的婚姻并没有什么个人态度。

任正非与孟军虽然结束了夫妻关系,但并没有走到撕破脸,甚至在离婚后关系也不错,父亲的第二任妻子姚凌就是母亲孟军介绍的。

姚安娜整整小孟晚舟26岁,说是姐妹,但这年龄跨度却是堪比母女。姚安娜出生时,华为已走上正轨,比起姐姐孟晚舟和哥哥任平,姚安娜才是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娇娇女。

有了小女儿那年,任正非已经54岁,年过半百,有好多人在这个年纪,已经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,晚年得女,任正非对这个幺女给予了无尽的宠爱。

又或者是弥补年轻时没能好好陪伴长女长子的遗憾,姚安娜从小就得到了标准的贵族式教育,只要是她喜欢的领域,任正非都鼓励她去尝试。

5岁开始,姚安娜就学习起了贵族名媛的标配——芭蕾,小学起远赴英国牛津学院接受教育,初高中回国,就读上海国际部中学,成绩一直稳定位居年级前十。

而孟晚舟在她这个年纪,还不得不躺在漏雨的家里,听着邻居们炒菜做饭闲话家常的声音。

从物资上来说,姚安娜能够享受到的,无疑比孟晚舟更多,当孟晚舟进入华为第三年后,才终于能够因公出一趟国,姚安娜小小年纪就已经跑遍了全世界。

但有句话说得好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路,90后的姚安娜,就一定比70后的孟晚舟安逸吗?不见得。

众所周知,华为的二公主在娱乐圈出道时,最先打出的特长就是舞蹈,而姚安娜确实为了芭蕾,付出了一整个青春。

任正非曾经说,小女儿中学时候,每天要跳完舞才能回来做作业,一周要跳15个小时的舞,时间被划分得非常紧迫,每个小时似乎都有必须要完成的任务,有时候,休息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好的完成接下来的计划。

姚安娜说,是芭蕾让她看到了内心那个不服输的自己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,15岁时,姚安娜来到上海金宝龙芭蕾舞工作室,开始接受准职业训练。整个学习芭蕾生涯,参与《舞姬》、《睡美人》等多部经典芭蕾舞剧,担任过《天鹅湖》的主演,有过亮眼的成绩。

姚安娜的成长史,同时也是华为的壮大史。

试想,她能够轻松得到社会上首屈一指的资源,能够随心所欲按照自己的喜好成长,能够自由选择自己想要吃得“苦”,归根结底,还是靠着家族给予她的底气。

2011年,在姚安娜13岁这年,在公司一步步充实了18年的姐姐孟晚舟,在原CFO(首席财务官)梁华卸任后,从幕后走到了台前,出任常务董事及新的CFO。

任正非曾经认为,任家的人,永远不会是华为的继承人人选,因为他认为,一个掌舵者需要的远见与大局观,和必要的综合素质,任家的人不具备,可孟晚舟的出现打破了他的预言。

2018年,任正非卸任华为副董事长,继任者,正是长女孟晚舟。

孟晚舟的出现,为华为建立了全球统一的华为财务组织,由她主导,华为在全球建立了五个共享中心,并推动华为全球集中支付中心在深圳落成,此外,她负责实施了与IBM合作的长达八年的华为IFS(集成财经服务)变革。

到姚安娜20岁这一年,孟晚舟已然走到了当年无法想象的舞台,将华为从寂寂无名的公司,带到了如今可以与苹果、三星抗衡,足以引起西方重视的超体量企业。

在姐姐大放异彩的同年,20岁的妹妹姚安娜,第一次以华为小公主的身份亮相巴黎名媛舞会。

这个舞会与一般上层社会舞会不同,被福布斯评为世界上最奢华的晚会,每年只有20个受邀名额。

它会仔细考量参会者的个人成就与才能,除此之外,还会将参会者的家族名誉与成就纳入参考范围。

同是上流社会人士,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都因为其父的声誉而被拒之门外,这是一场真正用钱财买不到的通行券,而20岁的姚安娜,受邀入会。

在姐姐继任的前三年,姚安娜以ACT满分的成绩,提前被哈佛大学本科录取,个人才能方面,姚安娜完全符合条件。

此外,还有一个关键因素,也是她加入舞会的条件之一,是任正非答应了《巴黎竞赛画报》拍摄全家福的要求。

对于这个小女儿,任正非无疑是骄傲的,他认为,在有条件的情况下,孩子想做什么就随她去,能够支持的,做父母的一定会支持。

父亲是家里的参天大树,长姐是背后的强劲支撑,有了任正非和孟晚舟,姚安娜什么都不怕。

结语:

如今说起姚安娜,人们总是喜欢将孟晚舟放在她的对立面,认为为国为民的孟晚舟所拥有的的一切,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打拼出来的,她吃过苦,与父亲将华为一步步做大做强,因此比姚安娜更值得人们尊敬。

在更大的层面上,也许孟晚舟更具有广义上的拼搏特质,但作为个体,姚安娜并没有一定与其姐一争高下的必要。

诚然,姚安娜因其出身,得到了很多人拍马都拿不到的资源,在人生的选择面上早早拥有了选择权。

但正如“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路”,姚安娜17岁获得哈佛offer,一步一个脚印跳出的舞蹈功底,总不是任正非能够凭财力帮她办到的。

如今的姚安娜,放着更舒服自在的贵族名媛不做,跑到了自己一心向往的娱乐圈,其实与初入行的孟晚舟一样,她也有属于自己的苦头等着她。

花开两朵各表一枝,孟晚舟与姚安娜各自发挥的社会作用不同,但这并不妨碍,她们将继续在各自领域奋斗。

作者:黑猫

主营产品:塑料类印刷,金属类印刷,其他印刷加工